二十余年, 一万多个宝宝在他手上诞生 “现代接生公”李琦伟的精刀岁月

 

 

 
个头英武挺拔、说话柔声细语的他,是科里道“靓丽的风景线”,他是目前新安产科唯一的男医生,也是科里的 “灵魂人物”和“技术担当”,嘉兴资深妇产专家,圈内人称 “小(老)李飞(精)刀”。
 
他乐呵呵地自我介绍:我是“ 现代接生公”李琦伟!
 
 
无奈入行,却成为佼佼者
别看李琦伟现在能大方自嘲自己是“现代接生公”,在二十年前,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的职业。
 
李琦伟在医学院学的是临床医疗专业,对内科、外科、五官科等医学专业都进行过系统地学习。他说:“做什么科医生都想过,就是做梦也没想过做妇产科医生!”谁知,毕业那年时逢嘉兴市妇幼保健院扩建,同届的11名同学不分男女“一刀切”“十分公平”地全部被分配到了妇幼保健院。
 
“我真是硬着头皮去的。天到妇保院上班,到现在我都记得清清楚楚,都不敢从医院正门进,是拜托一个同学领着偷偷从后门进的。”
 
“当时无论是病人还是医生,观念相对还比较保守,总觉得一个男人什么医生不好当,去当妇产科医生!因此看我们的眼光普遍都是怪怪的!我们的前辈中只有一名产科男医生,娶太太这件事还得靠组织给安排解决!所以从一开始,我真是觉得头也抬不起来!那时候朋友聚会向人介绍自己,都只说自己是医生,从来不说自己是妇产科医生。”李琦伟说,“不仅有些病人觉得别扭,自己也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适应期。”
 
但不管是命运的捉弄也好,无可奈何也好,李琦伟就这样当上了妇产科医生。
随着工作时间的累积,自己的业务水平和技术也在不断精进,手术天分愈加显现,干脆利落,“快稳准”的手术风格很快就让他成为业界的“小李飞刀”,指名要李琦伟手术的产妇越来越多。
 
相比于其他医生,产科医生普遍工作时间长、工作时间不稳定。李琦伟说:“产妇什么时候生产,这是无法控制的;产程到底有多长,也是因人而异;这期间又有什么突发状况,更是无法预料的。”“可能由于月亮引力的关系,晚上生产的人数比往往比白天更多,我曾经连续五年轮到大年三十值夜班,而且每年这天都有大量的‘跨年宝宝’争先恐后的要出生。” 对于负荷大、操作多、急症多、变化多的产科来说,体力充沛、大胆心细、决策果断、全身心扑在事业上的产科男医生,他的优势不断得以体现,很快就成为了科室里的“香饽饽”。
 
随着人们观念的逐渐转变,自身成就感的不断增强,李琦伟不仅接受了自己的职业,而且日渐成为了这个领域的佼佼者。
 
如今已经接生一万多个宝宝的他说,在大街上常常有家长领着孩子认出他来:“李医生你还记得我吗?我孩子可是你接生的哦!”“李医生,你看看,你接生的宝宝都这么大了!”此刻,李琦伟总是感觉特别开心,这个阴差阳错的职业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。
 
李琦伟说:产科是医院里很特殊的一个科室,这个科室充满了希望和期待的地方,我接生的孩子没准未来是一个杰出的人物,这样想的时候,会觉得自己的工作特别神圣。所以看着一个个新生命哇哇坠地,这种欣喜不仅是产妇的,也是我们医生的。
 
 
 
产科医生,手握着千家万户的幸福
    在技术上,李琦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,对自己要求十分严苛,甚至有了强迫症之嫌。他抓住每次疑难病症的机会、精心研究每个病例;上班之余大量阅读中外专业书籍、主动要求到大医院进修业务,一心扑在事业上。
 
“小李飞刀”李琦伟,手术快稳准,有同事说他快一台手术只用了9分钟。李琦伟解释说,快并非是衡量一个手术好的主要标准,快要以好为前提。而经过这么多年,一万多例手术的历练,李琦伟的技艺更是炉火纯青。
 
但他说,他始终心存敬畏之心,产科并非别人想象的那么简单,是乡下的接生婆就可以搞定的事。很多人并不知道,以前接生婆接生的时候,产妇的死亡率非常高。只是随着生活水平和医疗水平的提高,我们把产妇的风险降到了低。但风险至始至终都存在,如果遇到大出血、主动脉夹层、栓塞等等情况,都极其凶险,变化都在瞬间,因此产科医生时刻要有风险意识。
 
“因为这种风险,或者说孕期或者产褥期的并发症并非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而减轻,反而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发生这样那样的新的变化。比如我们现在积极提倡自然分娩,但很多产妇平时营养过剩、运动少,反倒产生了很多不利于生产的问题;或者随着生殖技术的提高,很多原来不孕的女性也得以怀孕;二胎的放开,不少女性高龄高危妊娠等等,都会让我们面临新的挑战,很多问题都需要我们慎之又慎地对待。”
 
曾经有一位产妇,因患有心脏病和系统性红斑狼疮,怀孕才28周就住院了。“看着产妇和家人对宝宝的渴望,我也很想帮他们,感觉自己和产妇的家人一样紧张,每天查房的时候个冲过去看她,经过小心翼翼的呵护,终平安来到了35周,在权衡利弊之后,我们为产妇进行了剖宫产,她顺利产女,成功做了母亲。”他说印象深刻的是为艾滋病人手术接生。他说这样的手术容不得半点闪失,所有上台的医护人员必须有过硬的技术和超强的心理素质,配合必须严丝缝合。说起这些,李琦伟显得特别自豪:“帮别人顺利地圆一个当妈妈的梦,比什么都让人高兴!”
 
“我们常常说,孩子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受难日。我们产科医生真地更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,每个母亲真的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在迎接新的生命,所以母亲是很伟大的。”李琦伟说,“从医这么多年,生孩子这件事永远不要小看,关系到母子(女)的平安,更关系到家庭的幸福,也关系到孩子的未来。产科医生必须又有十二万分的责任心。”
 
李琦伟笑说自己是个有强迫症的人。每次手术从术前谈话到术后,每一步都做到反复确认、一丝不苟,他要求配合手术的护士每次手术都再三确认手术器械,反复核对纱布的数量。“这可能是很多医护人员的通病,我经常下楼后再跑回去确认有没有锁门、下车走出一段路后再折回去看车门有没有关……”李琦伟笑着说,虽然在生活中“强迫症”看似很困扰,但在手术中却万万缺不了。
 
 
追寻梦想,盛年他选择从头再来
转眼,从医二十余年,“毛头小伙”已变成优质“大叔”,“小李飞刀”已修成“老李精刀”,李琦伟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在妇产科的手术台上度过。46岁,在这个不论是对一个男人还是一名男医生来说都是人生鼎盛的时期,20165月,他从嘉兴市妇幼保健院辞职,正式加盟新安国际医院,挑起新安国际医院新增产科的大梁。
 
李琦伟说,“离开自己工作了这么多年的单位,我也是做了艰难的选择,毕竟我在对这里是有感情。但我常常会想起我的行医初衷,我有我自己的梦想。”
 
 “我记得有一名产妇,头胎和二胎都是来我接生的。头胎的时候特别紧张,到了产床还吓得不行,爬上爬下了好几次。其实产妇尤其是次生孩子的产妇往往心中有很多恐惧,她们很需要鼓励、安慰、甚至陪伴。但我们的现状往往是没有太多的时间和她们沟通。医院一天有几十个宝宝出生,一个助产士要同时应付多位产妇,几个手术室同时进行手术。跟我预约产妇有时候多到难以安排过来,我多一个晚上都要做到9台手术。但这样并不能让我感到骄傲,像流水线一样接生孩子,很多配套服务都难以做到我心中理想的状态。”
 
“我有很好的技术,但是因为其他各项配套服务难以跟进,导致产妇有这样那样不满的话,那么我的技术价值就会跟着被抹杀。我作为医生的价值就没法真正的体现。”
 
他说:“这些年嘉兴的生活水平出现了飞速提升,但生孩子这件事情跟我们不断提高的生活质量并不匹配。嘉兴的孕产妇也急需从“挤公交”的时代进入到“私家车”的时代。新安开设产科,正是顺应了时代发展的要求、满足了百姓多元多层次的需求,而且作为大型综合性医院,在急救、安全保障方面有妇产专科医院不可比拟的优势。对我个人来说,放弃原有的一切,从头再来,也是一种挑战!但这也是实现我梦想的一个机会。”
 
“从716日开科,我们已经迎来了几十名新安宝宝。我喜欢现在的状态,每一步都可以做到细致坦然,可以安心地迎接每一个新生命的到来。我希望每一位准妈妈不必为产检东奔西跑、不要经历太多焦心的等待、生产时能得到一对一的陪伴和照护,产后能有安静的环境休养生息,总之,从怀孕到分娩,我希望整个过程是一场幸福的体验、有尊严地去迎接孩子的到来!”

编辑人:院办 发布时间:2016年10月19日 点击数: